原标题:如果美国当年“闭关锁国”,就没有冯•诺伊曼

60年前的1957年2月8日,一位不世出的天才,在美国华盛顿的沃尔特?里德医院去世,享年53岁。他就是后来身披多种“之父”光环的科学家冯·诺依曼。

冯?诺依曼首先是“计算机之父”,其贡献主要是在计算机的技术和工程应用上(图灵的贡献是在理论上)。

此外,他的《计算机与人脑》著作又让其成为人工智能的先驱或“之父”;他的《博弈论和经济行为》又为他赢得了“博弈论之父”的声誉;他参与曼哈顿计划和后来的氢弹研究又使其成为“核武器之父”。不仅如此,他还具备多种语言能力和高深的数学才能,无论是理论数学还是应用数学。

所有这一切,都让人们在缅怀和惊异之时称其为“天才”。

今天,这位伟人逝世60周年。作为一名科普学者,我想以“外星人”的称呼纪念他——冯?诺依曼是伪装成地球人的“外星人”。

说他是外星人,是因为他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开创性成果前不见古人,还不知道未来有没有来者。然而,在写下纪念他的文字时,有几点思绪挥之不去。

冯?诺依曼这样的天才,固然是其父母的杰作,但真正造就他的是美国当年广纳人才的环境。

1903年12月28日,冯·诺依曼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一个犹太人家庭。成长中遭遇一战,几经辗转流离,最终,善于汇聚人才的美国接纳了他,给了他醉心于科研的稳定、优良环境。

1930年,冯?诺依曼成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客座教授,1931年升级为普林斯顿大学第一批终身教授,那时,他还不到30岁。1933年转到该校的高级研究所,成为最初6位教授之一,并在那里以科学无国界的方式工作了一生。

只有地无四方、民无异国的政策和胸怀,才能接纳、容纳这位外星人,并让其如鱼得水,如鸟翱空,散发出永不会消失的熠熠光芒,直到今天也还照耀着人们的探索之路。

所以,今天的特朗普可以“禁穆”、“禁难民”,但是不应禁人才,更不应禁像冯·诺依曼这样的天才。我不知道,特朗普的保守,会不会阻止来自穆斯林国家的冯·诺伊曼。

然而,天才也总是让人嫉妒,尤其是上天,只让他活了53岁。如果假以更多岁月,今天的人工智能在像他这样的天才的引领和推动下也许早就突飞猛进,并进入信息文明和生态文明的阶段了。

不过,如同任何事物一样,科学需要积累,到今天,乔布斯就幸运地赶上了。尽管乔布斯也是英才早逝,仅仅比冯·诺依曼多活了3年。但是,考虑到乔布斯在20多岁就患癌症并开始扩散,而且还活了这么长时间,不能不说科学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强大。

而科学的强大,社会的进步,文明的攀高,无论什么时候都离不开这些天才的杰出贡献。

今天,我们纪念这位“外星人”般的天才,既是对人工智能时代来临的期待,也是对时代变革中,人的价值和重要性的重申。人类社会要文明进步,始终要从一个尊重人才并为其营造发挥环境的前提出发。

文/张田勘

韩寒算什么直男癌晚期

韩寒的确有“直男癌”的倾向,这似乎无可否认。但比起历史三峡中的那些前辈,他真还算不上“直男癌晚期”。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